女儿为我选“黄山”

像我这个年纪的人,大都是从苦难里摸爬滚打过来的。

当年,父亲年纪不是很大就因病失去了劳动能力。作为长子,年满20岁的我义不容辞地担起养家责任,跟着身边的长者学做生意,养家糊口。有段时间,我也卖过卷烟,记得那时卖得最好的是东海烟厂(现安徽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蚌埠卷烟厂)生产的“东海”卷烟。

乡间人情味浓,礼尚往来少不了递上一支烟。

“爸,现在流行细支烟了,你也尝尝吧!”有一次,我路过大女儿家,她往我包里装了几包“黄山”细支烟给我。

女儿和女婿在安庆市区开烟酒店,我每次去俩人都不忘塞烟给我。知道开店不易,很多时候我都不会带走。但这次,女儿和女婿坚持让我拿着,说我从“东海”抽到“普皖”,都是安徽烟,这回再“尝尝鲜”。

盛情难却,我收下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女儿问我:“‘黄山’细支烟怎么样?”我如实回答:“咱安徽的味道就是熟悉!”

那年中秋节,大女儿和女婿回娘家的礼物中多了一条“黄山”(红方印细支)。“爸,以后您就抽细支烟吧!”女儿对我说。

后来,多款“黄山”细支烟陆续上市,女儿不断让我“尝鲜”。如今,我也追随消费潮流,成了“黄山”细支烟的“粉丝”。

——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消费者 荣启发